綠房安康魚

不會寫文。

Baby

“吶吶~yuya~我好冷哦~”窩在沙發上的伊野尾搖著自己漂亮的尾巴喊著自己的戀人。

“冷嗎?那我幫你開暖氣咯。”下班回家的高木撇了眼沙發上怕冷的貓仔,伸手從櫃子裏翻出空調遙控器打來了剛封印沒多久的空調。

“吶~yuya~”伊野尾爬上高木的腿,乖乖的坐著一臉嬌羞的看著高木。“我和你說一件嚴肅的事情。”“?什麽事?”戀人突然的嚴肅讓高木有些慌張,生怕這個脾氣古怪的貓有跟自己鬧脾氣。

“你摸摸這兒~”伊野尾拉過高木的手撫上自己軟乎乎的肚皮。

“怎麽了?是胃病又犯了嗎?”高木擔心他的小戀人趁自己不在家時不好好吃飯。

“這裏,有一個寶寶哦~”伊野尾一臉羞澀的說著,眼裏滿是溫柔。

“????什麼寶寶?該不會是上次……”高木又驚又喜,他驚訝這一切來的太快自己沒做好當爸爸的準備,但是他高興,因為他們有了愛情的結晶。高木溫柔的抱住伊野尾,輕輕的吻著他肉嘟嘟的臉。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伊野尾捂著肚子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你也太開心了吧……”高木無奈的看著伊野尾笑得如此誇張。

“哈哈哈哈哈哈你也太好骗了吧yuya哈哈哈”“??????什麼??”

伊野尾撈起自己的衣服,一塊白色小小的片狀物露了出来,“傻yuya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麼寶寶啦,是暖寶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著高木傻愣愣的坐著,伊野尾笑得更沒心沒肺了。

“……”

“yuya你可太容易上當了~”

“……”

“yuya?”

“……”

“誒yuya你幹什麼?!為什麼要脫我衣服!誒嗯~別這樣……”

“既然你這麽喜歡寶寶,我們來造一個吧。”

“!”




大概是怕冷貓貓慧調戲純情(???高先生然後被不可描述的故事x大概,公貓也是可以生貓仔仔的吧🤔

最痛苦的就是想寫文沒梗沒腦洞沒思路😟

色鬼

“伊野尾さん,有岡さん,請站到前面這裏來,其餘的各位就站在後邊就好。”staff指了指地上的標識,示意他們站上去。

“吶,大ちゃん,我們擺個泰坦尼克的姿勢吧,你矮你站前面,我在後面抱著你~”伊野尾不知道抽什麽風,跟有岡提了這麽個建議。

“哦哦,ok”有岡聽了點了點頭,張開雙手擺好了姿勢學著女主的聲音大喊到:“Jack!看吶,我在飛啊!”

伊野尾伸手摟住有岡的腰,攝影師見他倆擺好了姿勢,開始一下一下的按著快門。伊野尾趁著有岡和member們專心擺姿勢拍照,手開始往下摸索著,見大家都還沒察覺,更加變本加厲,一手撫上有岡的褲襠,一手抱著有岡的胸。有岡察覺到身後人的動作,礙於這麽多人在,而且還在拍著就沒吭聲,伊野尾見有岡還是沒反應,細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揉著有岡的小兄弟,感受著那玩意在他手上變得越發熾熱硬挺。

“OK,伊野尾さん和有岡さん的部分拍完了,今天的也都結束了,各位辛苦了,去休息一下更換衣服吧。”staff喚著九人,大家陸陸續續走向休息室。

有岡總算可以教訓這小色鬼了,拉著伊野尾的手往走道盡頭的更衣室走去。伊野尾被有岡拽的生疼,想甩开奈何自己力氣小,也就只能被有岡拉著走。打開更衣室的門,把伊野尾推進去,大力關上門鎖好。伊野尾感受到來自有岡的低氣壓,慫巴巴的扯了扯有岡的衣角,“大ちゃん~我錯了,我不該當著這麽多人面對你動手動腳的。”說完還委屈的低垂著腦袋。

鏈接走起🙈








(第一次開切切,連學步車都算不上😟之前的翻了所以刪掉重發



Space


(腦洞來源COSMIC☆HUMAN的mv裏小尾和阿島的cos🙈西裝島拿著玫瑰向小宇航員表白

OOC預警









中島從小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他喜歡鄰居家的那位可愛的小哥哥。

鄰居一家是在中島還是小學生的時候就搬來了,許久沒有見過新鲜面孔的中島在鄰居一家剛收拾完屋子就拉著媽媽的手抱著自己準備的小禮物屁顛屁顛的跑到隔壁的那座小房子。

開門的是位年輕女士,中島怕生,怯生生的縮到媽媽身後,儼然沒了剛剛那股皮勁。媽媽打了招呼把中島準備的小禮物送了出去被男主人請進家喝茶吃點心,中島乖乖的坐在沙發上喝著特地為他溫的甜牛奶。女主人走進房間,出來時身後走出來兩個小人,介紹到是自家的長子和小女兒。中島一見到鄰居家的那位比他大上三歲的小哥哥眼都直了,軟軟的臉半眯着的大眼睛水嘟嘟的嘴,中島高興極了,不顧自己怕生的性子,繞著那位小哥哥轉啊轉的,小哥哥也不悩,笑嘻嘻的做起了自我介紹,中島記住了這個名字:伊野尾慧。

從此,中島天天圍著伊野尾轉,跟在伊野尾屁股後邊乖的不行,伊野尾從小被自家妹妹改不了的皮鬧得雞犬不寧的,一下子多了個可愛乖巧的弟弟自然是高興的,由著中島纏著他,時不時塞些小零食小玩具給他。但是隨著年齡大了,伊野尾的學業負擔越來越重,中島也長高懂事了不少,只是坐在旁邊看著伊野尾複習,伊野尾得空時也幫著輔導中島,偶爾捉弄一下他,看著中島的反應笑得不亦樂乎。

“yuto。”伊野尾輕聲喊著中島。

“嗯?inooちゃん怎麽了?”躺在地板上盯著天花板發呆的中島聽著伊野尾叫自己,坐起身回頭看著低頭書寫的伊野尾。

“yuto以後想幹什麼呢?我啊,可是想當宇航員的哦,宇宙這麽大這麽神秘,想親自去看看啊。”伊野尾停下筆,撐著腮幫子若有所思的說著,“不覺得天上的星體很有趣嗎?想知道他們長什麽樣子,離我們多遠。說不定還能在上面生存呢。”伊野尾來了興致,眼裏似乎有光一樣閃爍,滿臉都是對宇宙的憧憬。

“誒,inooちゃん想去太空啊,那我就留在地面上,好好工作,等著inooちゃん回來!”中島握著拳發誓。

“好哦,那約好咯,我回來了yuto可要請我大吃一頓!”伊野尾調侃著中島,兩人相視一笑。







===

伊野尾如願考上了航天大學,中島考了普通的大學,一切都按照兩年前兩個人的約定一樣。

伊野尾畢業順利的進入了航天局,接受各項訓練,在中島即將畢業時被選定作為航天員上火星勘測兩年。臨行前一天晚上,中島邀伊野尾出來聚一聚,伊野尾看上去興奮得不行,中島好笑的看著他,交代著他要注意,保重身體什麽的有的沒的說的伊野尾頭都大了,調侃他像媽媽一樣囉嗦,中島嘟著嘴抗議著。

“yuto,我的夢想快要實現了哦,我明天就可以上去看看那未知的世界了。這兩年你可得好好的待著等著我回來請我吃飯~”看著眼前怎麼都長不大的中島,笑出了聲,揉了揉比他高了一節的腦袋,說著當年的約定。

“當然!我還記著的!我會好好的工作,等著inooちゃん回來把在太空見到的遇到的都說給我聽呢!”表面上笑嘻嘻的中島,心裏卻不是滋味,自己喜歡著他,但是不能說出口,伊野尾只是把他當成弟弟一樣看待。他擔心,擔心伊野尾在那邊出了什麽事,但是現在也只能支持他鼓勵他,把這許許多多想對他說的話都咽下肚。

載著伊野尾的飛船順利昇天進入早已設好的軌道。中島懸著的心終於落下來,開始度過為期兩年的漫長的等待。兩年時間,中島順利接手父親的公司,自己買了套房子,有了自己的車,一切井然有序,除了身邊少了那個愛鬧騰的哥哥。







===

伊野尾順利完成任務,提前返航。

中島一得知高興壞了,連忙預約好餐廳,讓保姆買好給伊野尾的生活用品,開著車趕到了飛船降落點附近,顧不上因為小跑而凌亂的髮型急急忙忙的和工作人員打招呼進入現場,只見伊野尾背對著癱坐在椅子上適應著與太空完全不一樣的環境,身上還穿著厚重的宇航服中島壞心眼的輕聲走上前捂著伊野尾的眼,用糙大漢一樣的聲線問著:

“我是誰?”

伊野尾好笑的答道:“除了你中島裕翔,還有誰會這樣和我惡作劇?”說罷笑得更加厲害,被宇航服覆蓋住的肩一抖一抖的。“yuto有沒有想我?等我適應了地球的環境你得帶我去胡吃海喝!”一如既往慵懶的聲線。

“餐廳我已經預訂好了,等你適應了我們再去,inooちゃん先住我家吧,我家就在這附近。是不是還難受著?回到地面一下子還不能適應吧?”

“沒事,我可是苦苦訓練很久才上去的,沒你想的那麽脆弱。yuto還沒見過我穿宇航服的樣子吧,好看
嗎?”撐起身子坐直。

中島剛剛因為興奮和緊張沒仔細看清,現在定睛一看,伊野尾在去之前特地染的銀髪泛著藍,劉海遮了一般的杏眼,肉肉的唇,小小的身子被宇航服包裹住,腿上放著頭盔。心跳加快,是心動的感覺。

伊野尾衝著他笑了笑,等著他的答複。中島腦子一熱,對著那肉唇吻了上去,伊野尾沒有抵抗,濕軟的舌撬開中島的牙,和對方嘴裏的舌攪在一起,吮吸著,啃咬著。中島紅著臉,從身後掏出來一束火紅的玫瑰,注視著伊野尾。








“inooちゃん,和我交往吧!”



“OK~”









(為什麼小尾去了火星呢,因為看到微博太太的分析說小尾的保齡球象徵著太陽,但是太陽太熱溫度太高了,就讓他去火星吧😂

(為什麼小尾最後答應了呢,因為小尾在太空和火星待了這麽久,想阿島了,覺得自己對阿島的感情不一般,決定回來以後表白的,結果被阿島搶先咯😋

(其實,看到小尾宇航服的時候,滿腦子都是:我想當太空人,爺爺奶奶可高興了,給我愛吃的喜之郎果凍

無題(其實是懶得想了)

ooc預警,島慧日常(?)

第一次寫文,有點小緊張

短小,小學生文筆

陽光透過窗簾灑在床上,伊野尾翻了個身窩在身邊人的懷裏,蹭了蹭那人的胸肌又繼續呼呼大睡,中島已經被他剛纔的舉動給弄醒了,看著懷中的“貓”舒服的張著小嘴睡得迷迷糊糊的,輕吻這伊野尾的腦門,聞著他的髮香,繼續和周公相約。

再次醒來已經是正午,伊野尾醒來發現被窩里只剩他一個人,身邊的空位還有著餘溫,掀開被子,揉了揉睡得有些浮腫的眼,踏著光溜溜的小腳開始在家裏尋找著那個高大讓人安心的人。中島只覺得背後一雙纖細柔弱的小手摟著自己的腰,小腦袋在後腰處蹭著撒嬌,放下手中正在擦拭的“小情人”,轉過身一把抱住粘人的戀人,輕聲的問:“睡醒了?要吃些什麽嗎?出去吃還是叫外賣?”懷裏的人搖了搖小腦袋,抬頭看著中島,甜甜的笑著,“早安吻呢?”歪著頭嘟起小嘴問中島,中島自然是抵不過戀人這麽一撒嬌,輕啄著伊野尾的唇。“那現在考慮一下吃什麽吧。”中島看著懷中的人走向冰箱。“emmmmm,叫外賣吧,外面好熱啊,出去會化的。”抱著一碗小番茄在沙發上癱著,中島無奈的吩咐他飯前少吃些小番茄,別等會吃飽了又不吃飯了,伊野尾也就敷衍的嗯嗯答應了兩聲繼續啃著他的小番茄。

吃飽喝足,伊野尾又開始犯困了,而中島倒是精神抖擻的擦著相機,正當中島覺得過於安靜想和伊野尾聊天的時候,那人已經縮在沙發上睡得不省人事,中島無奈的取來毯子,蓋在因為冷氣太足縮在沙發裏的人身上,將冷氣調高了幾度繼續擦著他的相機。

伊野尾睡醒已經是傍晚了,夕陽照在伊野尾臉上,照的小臉紅彤彤的,中島就坐在他旁邊似在看些什麼,見人醒了,含著笑招手示意他過來,伊野尾好奇的湊近一看,那是一本相冊,裏面放滿了他們jr時期的照片,看著一張張熟悉的面孔,一個個堅強的背影,伊野尾看著竟觉得有些感慨。

“吶,inooちゃん,知道嗎?當初第一次見到inooちゃん整個人都驚了哦,因為,真的很漂亮很可愛,雖然那時候的我還不懂事,但是已經決定要和inooちゃん在同一個組合奮鬥,要好好保護你了哦。”

“嗯,我知道的哦,因為,yuto從小都這麽靠譜,很讓我放心啊”

“吶inooちゃん,下一個十年,再下一個十年,第n個十年,我都想陪在你身邊,想幫你分擔”

“好啊,那我期待yuto的表現哦,yuto老了以後一定也很帥哦咯咯咯咯”

“inooちゃん老了以後走不動了就得我來揹你了哦”

“好嘞咯咯咯咯咯咯咯”

~那麽,晚飯吃什麽呢~❤️